首页

 > 

学业规划

 > 

家长学校

文章详情

我为什么鼓励孩子“顶嘴”

导 读

家庭辩论是为了教会孩子自己做决定。

有孩子的人,一定对这个场景不陌生:女儿5岁时,我曾带她去银行柜台取款,当时她在旁边等得百无聊赖,为了让我早点走,竟开始大发脾气,大吼大叫,引得旁边两位老奶奶侧目——她们一定在想,这孩子的家教这么差,都怪她爸爸。但接下来的一幕让她们颇为震惊。

我给了女儿一个失望的眼神,不慌不忙说,“抗议无效。如果你想逼我走的话,这么做还不够可怜。”听了这话,女儿果然安静了,眨巴、眨巴眼睛,从地上站了起来,小嘴噘得老高。

“你对她说了什么?”其中一位老奶奶吃惊地问我,“孩子这么快就不闹了!”我解释说,“这是我们家的辩论小游戏。让别人觉得自己可怜,是古代辩论艺术里常用的辩论方法。”我从女儿出生前就痴迷于此,那时女儿虽然小,但在教她何为“说服”的魔力上,我已下了不少功夫。

我为什么鼓励孩子“顶嘴”

经常顶嘴的孩子,情商更高

我一直认为,每个聪明的父母都该让孩子尽早掌握说服力。但现实的情况是,不少父母一听孩子反驳、反抗大人,就冠以“顶嘴”、“不乖”之名,让孩子闭嘴。

这是非常可惜的。很多人把“3岁”定为孩子“可不可爱”的分水岭——3岁前,孩子的生活基本由父母掌控,大人说什么,就是什么,非常“呆萌”,于是“可爱”;3岁后,孩子有了自己的独立意识,吃什么、穿什么、做什么……每件事情都要说一下自己不满意的,甚至不惜发脾气,公然违抗父母的“旨意”,于是“不可爱”。

但换个角度来讲,懂得乃至敢于顶嘴,不正是孩子长大的一个信号么?孩子可不是为了顶嘴而顶嘴,当他们顶嘴时,他们想得到的,是大人的关注和回应,想知道的,是大人会给自己多少耐心,想传达的,是——我已经不是孩子了!

这可是孩子提高情商的必经之路。弗吉尼亚大学就曾组织150个13岁的孩子,让他们描述自己和爸妈之间的一场矛盾,两年后,再对比他们与爸妈的争吵方式,长大后,再对比他们与同事的相处方式,最终发现:那些在家跟爸妈经常争论的小孩,更能够轻松应对外界的意见分歧,更能冷静承受来自同事的压力。

“表达你自己”VS“让对方听见你”

因此,我非常乐于孩子对我“顶嘴”,但这还不够,我还要教他们“辩论术”。从“顶嘴”到“辩论”,孩子就能完成从“表达你自己”到“让你听见我”的本质转变。

不少人一听辩论术,就觉得“腹黑”或者“尖锐”,其实,它只是让孩子高效思考自己的核心观点到底是什么。每当孩子和他们的小伙伴发生冲突时,我都会提醒他们,牢牢记住你的观点后再去说服别人,但更重要的是,不要只顾自己说——每次他解决完冲突,我都会多问一句,“所以你的朋友最后认同你了么?”

我一直想让孩子们学会合理地说“不”,这就需要用到辩论术的三个关键词——无懈可击的逻辑、毋庸置疑的理念和让人动容的情感。

其中,“逻辑”是最基本的,当孩子想要或者不想要一个东西时,他得找到说服别人的最合理的理由,而不是简单说一句“我想怎样”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这样的小事在孩子还小的时候每天要发生无数回。

“Mary不让我玩这辆车。”

“为什么她不让呢?”

“因为她是只小猪。”

“所以,Mary不让你玩车是因为她是只小猪?”

……

这种重复,是让孩子自己梳理清楚因果一个必不可少的步骤。让孩子意识到:怎么可能因为不让你玩车,Mary就变成小猪了呢?逻辑上不成立,别人怎么可能答应你?

让孩子尝到努力争取权益的甜头

而当孩子们诚恳地说服我让他们多看会儿电视时,任何时候,我都会尽可能满足:这时候他们就获得了双倍的满足,一来,他们确实看到了自己想看的节目,二来,他们享受到了说服别人可获得的好处。

两个孩子越来越喜欢为自己的权益争辩。事实上,对于看电视本身,他们已经在说服我的过程中,自己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少坏处。

我尝试过把辩论三要素都用在我的儿子身上。在他7岁时的一个冬天,他坚持要穿一件很酷的短裤去上学。

一开始,我搬出了我们家的家规——我父亲传授给我的一种毋庸置疑的理念,“你必须穿上长裤,因为我是你爸,而且我让你这么做。”但儿子就是定定地看着我,双眼泛泪。

然后我尝试调用逻辑:“长裤才能防止你的腿冻裂,你才能感觉好受些。”

“但我就想穿短裤。”

道理说不通,我开始打感情牌。我把我自己身上的长裤腿卷起来,“你看看,现在我也要穿短裤去上班了。这么冷的天,我穿成这样,看上去是不是很蠢?”

“是的,”儿子说,但他还是坚持要把短裤穿上。

“你为什么这么想穿短裤呢?”

“因为我看上去不蠢,而且这是我的腿,我不介意他们被冻裂,你不用担心。”

我的天……记忆中,那是他第一次完美地说服了我:不容他人质疑的理念(我看上去才不蠢),缜密的逻辑(这是我的腿,你无权干涉),以及情感(不用担心,我自己能承担冻裂后的痛苦)。这是他第一次收起以往的大哭大闹,尝试以理服人、以情动人,我怎么能错过这次机会,用父母的强权打击他呢?

“好吧,”我说,“等我和你妈征求到老师、校长的同意后,你就能穿短裤去上学了。但你得先穿雪地靴在外面。如何?”

“成交。”

他开心地拿出他的雪地靴,而我开始给学校打电话……几个星期后,校长宣布把儿子的生日定为学校的“短裤短裙日”,校长本人也会穿短裙去上班。那时还是二月中旬,我们都感受到了来自这个社区共识的温暖和舒适。

我为什么鼓励孩子“顶嘴”

每个家庭都该养成“餐桌会议”的传统

渐渐地,孩子们越来越大。我发现在各种家庭谈判中,我输得越来越多。他们有时会把我说得哑口无言,真让我生气,但这也让我感到无比骄傲。

回想这个过程,我最大的心得,是每个家庭都应该保持一个“餐桌会议”的传统。

亚里士多德还曾专门为此提出过4个详细建议:

1、家庭辩论是为了教会孩子自己做决定。当你和孩子分析一个事情的不同角度时,记得给孩子一个明确的选择(比如暑假是去沙滩玩,还是爬山),更记得告诉孩子,他们可以提出完全不一样的看法(比如暑假又去沙滩又去爬山),然后他们自己根据现实情况决定如何做。

2、聚焦在未来。关于过去或者现在的讨论,总是低效的。“谁把玩具弄脏了?”、“好孩子才不会把玩具弄脏!”都不如探讨“我们应该怎么做,才能让玩具们保持干净?”

3、奖励正面的情感。对于所有尖叫、生气等行为,都没收奖励,这时候顶多说一句“回来,你能做得更好”。只有好好参与讨论的孩子,才能得到奖励。

4、偶尔让孩子赢。当他们为自己想要的东西,据理力争又颇有几分道理时,没有比好好奖励他们更值得做的了。过去我贪方便,经常用慢炖锅煮各种食物,后来儿子受不了了,说,“即使是一只猫,它的食物也不会总是湿哒哒的”,说得多好,我第二天就买了一堆汉堡。

|(责任编辑:张美玲)